【天涯】骨肉深情(小说) ——小说

来源:http://www.33qiche.com 作者:十大信誉彩票平台 人气:100 发布时间:2019-10-13
摘要:(一) 公司里许许多多的人都说杨铭是个标准的钻石王老五。 他经常穿着名贵的西装,抱着大束娇艳的红玫瑰站在公司门口等我,黑色宝马车停在他的身后,反光镜折射出太阳的光,

(一)
  公司里许许多多的人都说杨铭是个标准的钻石王老五。
  他经常穿着名贵的西装,抱着大束娇艳的红玫瑰站在公司门口等我,黑色宝马车停在他的身后,反光镜折射出太阳的光,异常的耀眼。
  他的唇距离我的唇还有一厘米的时候,他的电话忽然响起来,温柔的女声问他在哪里,他复杂的看了我一眼,低低的说:和一个客户在吃饭。那边放心的挂了电话,我点上一根烟,放肆的笑起来,隐隐的还有一丝心酸。
  他逼近我的脸,身上好闻的烟草味窜进我的鼻腔里,他的唇蜻蜓点水一般的掠过我的唇,眼睛里弥散开浓重的雾气,他低低的叫我:“宝贝……”我也轻轻的凑近他的脸,吐气如兰:我是蓝子贞,不是宝贝。
  他眼里的光随即暗淡下去,他说:子贞,请你相信,我是真的爱你;子贞,请给我时间,我会解决好那些麻烦事的。他的表情异常的复杂,像是沉在什么痛苦的往事里。
  我想要伸出手去安慰他,可是双手暴露在空气里,有些无所适从。
  后来他还是回了家,他的家里有个柔弱无助的未婚妻子等着他的安抚。
  我呢?充其量只能够算是人家的红颜,说难听一点就是人家的相好的。他给我的大把大把的钱我自己一分都没花,全部寄回了家里,我以为母亲看到我三天两头往家寄钱,一定相信我在外面的日子过得不错。
  谁知,正是这些钱让务了半辈子农的母亲起了疑心,她不相信外面的钱就真得像我说得这样好挣,半年后,母亲居然按照汇款单上的地址,找了过来。母亲的突然出现,让我慌了神,因为杨铭还躺在我的床上,而我也是一付衣衫不整的样子,我将母亲扶到沙发上,搂着母亲的肩,嗔怪道:“妈,你怎么也不提前打个招呼,让我去车站接你。”母亲深深地盯着我,一句话也不说,良久良久,我看到母亲的眼里溢满了泪水,一滴滴、一串串地流下来,怎么都止不住。我很奇怪,性格如铜墙铁壁般坚强的母亲怎会有那么多的泪水,似乎要把一生积蓄的泪水全部流干。我慌了神,跪在地上哀求母亲不要再哭了,这时杨铭也醒了,他快速穿好身服,他有点尴尬冲母亲笑:“阿姨,你怎么啦!子贞惹你老生气了么?”
  母亲抬起泪眼,盯住杨铭的眼睛问:“你喜欢子贞?”
  杨铭回答是,母亲又问:“你准备什么时候和子贞结婚?”母亲的这句话正是我自己想知道的,但是过去的二年里我知道我和杨铭算是怎么回事,是以我从来没问过这类涉及到婚姻的敏感话题,我心虚的低下头,杨铭呢,不敢望我母亲的眼,他低声说道:“阿姨,我和子贞年纪还小,这事不急!”母亲擦干泪,用异常平静的口吻说:“子贞,你先送朋友下楼吧,有些话,妈想单独和你说。”
  杨铭巴不得离开呢,他听母亲这么一说,立刻笑道:“子贞,外面热得很,你就不要送了,在家陪你妈说会话吧!”他边说边拉开了门,随即防盗门被他重重地关上了。
  屋子里只剩下我们母女俩人时,母亲扬手给了我一巴掌,她咬着牙说:“你简直丢尽了我们老蓝家的脸,你爸爸要是知道你变成了现在这种样子,他在九泉之上都不肯原谅你。你说,你和他算是怎么回事?”我的眼泪一滴一滴落在白色的睡衣上,但是我仍然执拗着不肯说一句话,我的态度激怒了母亲,最后,她决绝地说:“好,很好,你从今天起不是我的女儿了。”我惊诧地看着她,不明白昔日温柔的母亲为何变得如此绝情。我低下头,委屈的泪水涌出眼眶。
  第二天,母亲木然地收拾行李,和我行同陌路。我要替她背行李,我要送她坐车,都被她挡了回来,离别的那一刻,我看了母亲一眼,向她道别,而母亲却把脸扭过去。我在心底轻叹一声,无奈地挥了挥手。就这样母亲义无反顾地回了老家,她一颗决绝的心让她在从家到车站的路上,没有回头看我一眼。
  母亲走后,我打电话给杨铭,我干脆利落得问:“你如果真的不想娶我,就不要再来找我,我玩不起了,为你我失去了贞操,为你我伤了唯一深爱我的母亲,我不想再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混下去了……”
  杨铭说:“子贞,求你再给我一点时间,你是知道的,她生性懦弱,我要找机会慢慢地告诉她,否则会出人命的。”
  杨铭极度努力,恳切,尽力完满而正确地表达自己的心迹。我原谅了他,答应再给他一周的时间,我依在他怀里,咬着牙根说:“杨铭,我只给你一周的时间,这已是极限。”一天两天,很快一周过去了,杨铭没有给我电话,打他的手机,也总是处于关机状态,偶尔打通时也是转到秘书台。我将不满与好奇诉诸笔端,我的笔尖流淌出伤人的毒,我将文章贴在我们共同写的博客里,我要让他尝到被伤的痛后,做出明确的反应。那样,我会明白,他的模棱两可是为了什么,他的隐约其辞是为了什么,他的自造的情调是为了调节自己,还是为了引诱别人。
  但是,他迅速地消失了。
  我想我该明白了。他是个很清醒的人,他果真没有浪漫,他果真不是在风花雪月。然而他对这些有点神往,他又想在花瓣一样的雨里浸一浸向往的心。
  然而,他还是缩了回去。
  他永远不会知道,浪漫的代价是什么,爱的代价是什么。
  其实,他不是不知道,他想得太清楚了。
  他还是个输不起的人。
  我们的爱情寿命到期。繁华城市,众生皆欢笑。而爱情,最终不过是离别。风生水起,然后两两忘记。我带着一身的伤痛逃离广州这个城市。
  (二)
  绝望中我想起了母亲,我带着一身的伤痛回到老家。我有三年不曾回过家了,家乡的变化大得惊人,村里子家家户户都是漂亮的小洋楼,但是,唯有我家还和三年前离开时的一样,仍然是那三间青砖瓦房,我家夹杂在那些小洋楼中间,显得格格不入,可怜万分。
  我鼻子一酸,推开沉重的木大门,叫了一声:“妈,我回来了!”母亲从堂屋走出来,冷漠地问:“你这次回来是做什么?拿户口本领结婚证么?”母亲的冷漠以及她说话的语气令我难堪万分,我咬紧牙关,才不让泪水掉下来。
  我背对着母亲说:“好!我走,谁让我丢了您的人。从此后,您不必为我这没出息的女儿担心。”
  我转身欲走,母亲冷冷地说:“蓝子贞,把这个存折也带走,你这三年寄回家的十万块钱我从来没动过,我不要钱,我只要从前那样纯洁善良,自珍自爱的蓝子贞。”
  还没等我回过神,母亲就把十万元的存折交到了我手里,她没有再望我一眼,转身进了里屋,我站在院子中央,讷讷不能言。我抹一把泪水,刚迈开一步,可出乎我意料的是,母亲竟然隔着窗户,冷冷地说:“蓝子贞,你已经长大了,该自己负责自己了!从此你我之间再无任何瓜葛存在。”她语气果断,不容置疑。我目瞪口呆地看着母亲,像看一个陌生人,难以置信。母亲的不近人情,让我失望到了极点,内心五味杂陈。恼恨、气愤、羞愧一并涌上心头,我背起包,以最快的速度冲了出去,头也不回地走了,泪水流了满脸,但更憋着一股劲:一定要尽快出人投地,正正经经地找个既能够挣钱又很体面的工作,哪怕再难,也要让母亲看看女儿不是那种只靠脸蛋靠身材吃饭的人!
  我辗转漂到了省城。一天、两天、三天……我像一只无头苍蝇在这个城市里东闯西撞。人才市场、街头广告、报纸招聘,不放过任何一次希望。
  一个星期后,凭着自己的一支笔,我在一家广告公司谋得了一份文案的工作。在工作之余,我没忘给自己充电,时有文章在省内外的报刊上发表。半年后,我又跳槽到了一家外资企业,凭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凭着不错的文笔,我做了董事长助理,由于工作出色,半年后我被董事长破例提拔为人力资源部部长,我的工资也有月薪五千,变成了年薪十二万,我终于也能够踩着细高跟在人群中巧笑嫣然,可是,当我低眸,总记得,在家乡小镇上,我年迈而绝决的母亲,总记得她那冷冷的眼神,我想笑,泪水却止不住地流下来。董事长沉稳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子贞,我的年纪大到足可以做你父亲了,你信我么?”
  滚烫的泪从我的眼晴里流出来,流过脖子,流到我的胸口,我将我的故事讲给他听,我说我想母亲,可是却不敢回家看她。
  “子贞,当爱深入到骨髓,当爱到极致,爱的方式也往往是特殊的,你妈妈是因为爱你,才用那样狠心的话来伤你呀,你想想看天底下哪有不要女儿嫌弃女儿的母亲啊。子贞回家看看吧!”
  (三)
  重回故乡,居然有一种晃如隔世的感觉。从小站下了车,我把额头紧紧抵在微微斑驳而冰凉的铁栏杆上,心底一片潮湿,我该以何种姿态出现在母亲面前呢?
  “子贞!”抬头却见母亲正站在我面前,她既喜且悲。一瞬间,我为母亲的讯速苍老痛心不已,我扑到母亲怀里,哭道:“妈妈,你老多了!”
  母亲惊慌失措地用她那枯藤般的老手擦去我脸上的泪水。我哽咽着说:“妈,请您原谅女儿当时的固执。”母亲的脸上顿时露出慈爱的笑容:“傻孩子,在你走出家门的那一刻,妈就已经原谅了你,等妈追到门外时,你已经走出村口了,那么长的一段路,你竟没有回头看一眼。这两年来,我天天都来车站接你。”泪水更加肆无忌惮地流下来。从那一刻起,我知道,无论我走到哪里,无论我做错什么,母爱永远在我一转身的距离等着我。
  冬日午后,太阳的余辉照在母亲的头发上,那一头雪花般的白,生生得刺痛了我的心,我牵着母亲的手一步步走出了站台,一路上,看着母亲日益苍老的容颜,我感到了一种热乎乎的东西溢满了我的眼眶。而母亲却笑得面目憔悴,那是一种彻底的绝望之后才能催生出来得巨大的喜悦……
  回到家后,我问母亲:“妈,你就不怕我从家里跑出去出后自暴自弃变得更堕落么?”母亲抚摸着我的头说,“傻孩子,妈除了你什么都没有了,你是我惟一的希望,可看到你误入迷途我心里急,无法对你不残酷啊!再说了,你从小争强好胜,就是为了这口气,妈就知道你一定会好好的!”说完,母亲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痛苦和悲凉。
  当岁月的针线渐渐缝补了我当初的伤口,我突然发现母亲的痛楚比我更为久远而悠长,我忘情地扑到母亲怀里,边哭边笑边说:“妈,你女儿现在可是一家外资企业的人力资源部部长啦,你高兴么?”
  “人力资源部部长是什么官?有没有镇长官大?”母亲问得好可爱。
  “当然比镇长官大了!”我回答得亦很自信。
  语毕,我们母女笑着搂作了一团!母亲没有问我和杨铭是怎么分手的,但是,如要她老人家要是知道杨铭在一个月前向我求婚不成,反道被我奚落一通拿着十万元的存折落荒而逃的狼狈样,她一定也会拍手称快,我甚至能够想象母亲会竖起大拇指赞道:“子贞,你是好样的,你是我此生最大的骄傲!”   

骨肉情深 小说
  十多年没见面了,多少往事,多少回忆多少彷徨,一起涌上我的心头,自从接到母亲请人代笔的信,自从知道母亲仍然健旺的消息,我的心里那种急切那种亲情那种离家日久的离情别绪,使我夜不能寐。虽然每个月都给母亲寄钱,但是这么多年。却始终没有给母亲寄过片言只字,不是不想写,真的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写。妻子见我坐立不安的样子,不忍的说:“你既然急成这样,咱们就提前几天往回走,你再给咱妈拍份电报,免得咱妈着急。”听妻子这么说,我的心里反倒平静了下来。我深情地看了妻子一眼,然后轻轻地叹了口气:“唉,谁知道佳凡会不会原谅奶奶,还是再等几天吧,等佳凡回来再定吧。”听我提起佳凡,妻子的泪水立刻涌出了眼圈,她颤着声音说:“也难怪,咱妈对佳凡也太冷落了点,那可也是她的亲孙女,可是咱妈从来都不用正眼看佳凡,更不用说抱一抱亲一亲了。你说咱妈不喜欢女孩子吧,可是二妹妹家的雅君,她亲的什么似的,从生下来一直给看到五岁,那不都是女孩子嘛。”听妻子翻出过去的事,我的心不由得一点一点的沉了下去。如果妻子和女儿的心里都还结着疙瘩,我这回归家探望母亲准备接年事已高的母亲的心愿,怕要难以实现了。唉,我不仅又暗暗的叹了口气。如果母亲当初能对妻子和佳凡好一点,我也不至于携妻带女的远走他乡,调到几千里之外的大西南去工作。妻子见我老是叹气,立即多云转晴,脸上露出了笑容说:“过去的事情了,不提了,佳凡已经长这么大了,也该懂事了。再说十几年过去了,咱妈想你大概也想老了。再说,这几年咱们在外边也挺想咱妈的。能混出现在的模样,也是咱妈教子有方。”我刚想说点什么,女儿佳凡兴高采烈的进了屋,她背着两只手,站在我和妻子面前,年轻靓丽的脸上笑眯眯的,她故作神秘的问我和妻子:“爸、妈,你们猜,我手里拿的什么?”我同妻子交换了一下眼色说:“一定是那个男孩子,买了一双你最喜欢的美人鱼女士皮靴送给了你。”佳凡急忙堵上耳朵,跺着脚说:“爸爸你坏,不许你猜,让妈妈猜。”妻子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接过来说:“那一定是女儿给妈妈买的,送给妈妈最好的礼物。”佳凡撒娇的说:“不嘛,我让妈妈猜究竟是什么东西。”妻子迷惑的说:“那一定是给妈妈买的最适合中年女性穿的高级运动服。”妻子一连猜了六七次,也没有猜对。佳凡得意的把手里的东西举起来“呵!折叠手杖!”妻子惊讶的叫起来。我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佳凡想通了,不愧是年轻人。我把佳凡拉过来,仔细的端详着女儿表情丰富的脸说:“佳凡,你真是个乖女儿,爸爸感激你。”佳凡把头靠在我的肩上,咯咯咯的笑起来:“爸,我能那么狭隘么,奶奶毕竟是奶奶,人家都说骨肉情深,奶奶现在一定非常的想我们。小时候的事,我为什么要去计较呢。”
  走下列车,踏上家乡车站的站台,一股乡情迎面扑来。我向前边看去,第一眼就看到了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年妇女,正在下车的人流中搜寻着,尽管十几年了,可是母亲的身形,母亲带来的那股亲情气息,离得很远我就嗅到了,我三步两步的拨开人群,扑到母亲面前,颤着声音喊:“妈。”母亲用那双明显苍老了的双手,紧紧的抓住我的双手,带着哭音说:“志勇,让你们吃苦了,妈对不起你们。”一句话,打开了我的泪腺,泪水直涌了出来。妻子和佳凡也围了过来,母亲放开我,把佳凡拉到怀里,嘴里喃喃的说:“小凡,还恨奶奶吗?别恨奶奶,是奶奶错了。”佳凡抬起挂满泪水的脸,把自己细嫩的脸贴在奶奶纹络纵横交错的脸上。好久好久,佳凡才把脸抬起来,真情的说:“奶奶,谁也没有错,我为什么要恨奶奶,我可想奶奶了。”她把折叠手杖递给奶奶“奶奶,这是我送给您的手杖。”母亲接过来问:“小凡,这手杖怎么用啊?”佳凡握住手柄开关,一瞬间,一条乌木手杖,出现在我们面前。母亲拄着手杖,试着走了几步,泪水模糊了的脸上堆满了笑容,皱纹舒展开来,像一朵秋天的晚菊。
  我打量了一下周围,没发现妹妹和妹夫的身影,我不解的问:’妈,怎么没见小惠两口子呢?”母亲的脸沉了下来,半天才说:“志勇,别怪妈,妈怕你们恨小惠,写信时没敢告诉你们。小惠两口子把房子卖了,给我租了一间半房子,让我先住着,两口子带着雅君,下海挣大钱去了,唉。”我心里猛地往下一沉,那房子可是父母一辈子积蓄呀,这小惠怎么敢把母亲的房产卖了呢。这时,妻子说话了“妈,你别难过,这不还有我们吗。明天咱们就把租的房子退掉,我和志勇回来,就是为了接你到我们那儿去生活。我们家的房子挺宽敞的,那儿就是你的家。”我感激的看了妻子一眼,沉下的心又升了起来。   

图片 1

【连载】蓝月亮 雪漫飞/著

上一章节:《蓝月亮》10第二章(二)岁月的泪珠(4)

-----------正文--------------

第二章 (二)岁月的泪珠

(5)

一天下午,母校来看我,提着肉乳和鸡蛋。母亲不厌其烦地叮嘱我一定要好好读书。我在母亲的注视里踏回校门,回眼一望,面容憔悴的母亲散落的头发在风里飘。我的泪流了下来,怕母亲瞧见,转身向校内走回去。   
后来的一天早晨,我被班主任传讯回家。见到母亲时,母亲的双眼努力大睁着,是一种空旷的美丽,母亲的唇轻轻翕动,轻声说:“萧,萧。”我取出萧,含泪吹着,母亲在箫声中合上了眼睛……

我的母亲林碧雪离开她惟一的女儿去了天堂去陪我父亲了,留下她的女儿独自一个人去面对尘世……

披麻戴孝送走了母亲。返回学校我开始一门心思地读书,读书是我唯一的出路。我知道,没有学费,书是读不下去的,我已做好了打工挣学费的心理准备。我不想再踏进那个家门,不想走进那个浸满我们母女俩心酸苦辱的院落,更不想再看到继父一眼,永远不想。这样,我成了全校惟一一个以校为家的学生,每个星期六晚上,无边的黑暗和空旷,还有老鼠的吱吱声,风雨敲打窗户的声音,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多么恐怖,可我战胜了。

本文由2019最新彩票app大全发布于十大信誉彩票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天涯】骨肉深情(小说) ——小说

关键词:

上一篇:第一卷 楔 子 死亡之邀 信周

下一篇:没有了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