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遇险神秘岛(1) 太阳石密码 信周

来源:http://www.33qiche.com 作者:十大信誉彩票平台 人气:129 发布时间:2019-10-12
摘要:暴风骤雨停息后,五个少年匆忙穿过树林赶到帆船搁浅的地方,但是等他们来到岸边时,却发现已经没有了帆船的踪影。五个人顿时有点发蒙,焦急的心情清楚地写在每个人的脸上,都

暴风骤雨停息后,五个少年匆忙穿过树林赶到帆船搁浅的地方,但是等他们来到岸边时,却发现已经没有了帆船的踪影。 五个人顿时有点发蒙,焦急的心情清楚地写在每个人的脸上,都知道帆船失踪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他们很可能被困死在这座孤岛上。 “咱们再沿着岸边找找,不会是错了地方吧?”木墩轻声地说,他这样说很大程度在在安慰大家,同时也在安慰自己。 水玲珑指着旁边折断了许多枝叶的大树说:“昨晚帆船就是撞到了这棵树上,怎么会错?帆船一定是刚才被风浪冲走了。” 金剑巡视着远处的海面,头也不回地说:“玲珑说的不错,刚才的海浪很凶猛,咱们在岛上都清楚地听到咆哮声,帆船很可能被风浪卷走了。” “也有被海浪打沉的可能。”土艮不紧不慢地插了一句。 金剑接着土艮的话说:“有这种可能,不过不大,因为维森特船长他们落入水后就跟鱼差不多,凭借绝佳的水性一定能爬到岛上来,岛上没有他们的身影,就说明帆船是被海浪卷走了。” “如果帆船没有沉没而是被海浪冲走了,那咱们就还有希望,维森特船长肯定会回来寻找咱们,他也会通过海事卫星发出求救信号。”火凤凰的情绪马上又恢复了过来,满不在乎地说。 水玲珑拍拍她的手臂,装出一副老练的表情说:“大小姐,别高兴的太早了,你忘记了咱们脚下的这座岛屿是会移动的,动起来甚至比轮船都快,没有固定的位置,维森特船长就是想找也很难找到咱们。” “他娘的,怎么古怪的事情都让咱们碰上了,刚从死亡之海逃脱出来,又陷入了地狱海岛。”木墩垂头丧气地骂起来。 火凤凰笑嘻嘻地看着木墩说:“别说的那么悲观丧气得,有金剑在保证没事。”火凤凰说着话又转向金剑,大声问:“金剑,我说的对不对?” “只要大家就信心就不会有事,即便是维森特叔叔找不到这座岛屿,咱们也可以想办法自救。”金剑信心十足地回答。 土艮受到了鼓舞,看着金剑大声说:“金剑,我们都听你的,你快说我们下面怎么办?” 金剑沉思了几秒钟,然后转身看着四个伙伴说:“我越来越觉得这座诡秘的小岛有问题,不仅仅是因为这座岛飘移不定。镇庚师兄他们乘坐的海鹰3型飞行器出现在岛上,说明太阳石一定到过这里,所以我们必须把岛上的每一寸地方都要细细搜寻一遍。另外木墩说的不错,怎么古怪的事情都让咱们碰上了?我忽然有一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如果仔细想一想,从到达奥古斯开始,一直到现在每件事情发生的都那么巧合,不能不让人怀疑……” 水玲珑轻轻地点了一下头,若有所思地说:“听金剑这么一说,有些事情的确很值得怀疑,我的意见是最好能师傅取得联系,把情况跟师傅讲一下……” 水玲珑的话还没讲完就被火凤凰打断了,“你是光讲废话,用什么跟师傅联系?如果能跟师傅联系咱们还用在这里发愁吗?” “等一等。”金剑忽然举起手摇晃了两下,火凤凰的话好像提醒了他什么,“我记得海鹰3型的驾驶舱内好像是完好无损……” 土艮马上明白了金剑的意思,兴奋地问:“你是说用地效翼飞行器上的通讯设备跟师傅联系?” “不错,赶紧回到海鹰3型那里。”说着话金剑招呼大家马上再原路返回去。 刚下过雨,树林里又湿又滑,大家匆忙往岛中心赶,几个人都接连摔倒了好几次,弄得全身到处都是泥水,一个个都狼狈不堪。 刚走到树林的中间,金剑忽然停下脚步,警惕地吸了吸鼻子,然后问身后的四个人,“你们闻到什么气味没有?” 海岛上本来就空气清新,再加上刚下过雨,所以空气中稍微有异味很容易闻到。 “有股焦糊的味道。”水玲珑和火凤凰俩人都抢着说。 “有人!”土艮压低声音说。 很显然有焦糊的味道一定是有人在点火,五个人的神经立刻紧绷了起来。金剑随即蹲下身体,岛上的情况扑朔迷离,现在还搞不清对方是敌是友。 金剑回过头,压低声音对四个伙伴说:“我跟木墩悄悄摸过去看看情况,你们三个先隐蔽在这里。” 说完,金剑朝木墩示意了一下,让他跟在自己身后,俩人弯腰借助树丛的掩护,向飘过气味的方向走过去。 向前走了不远,金剑就感觉情况不妙,焦糊的气味越来越浓,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塑料燃烧后产生的刺鼻味,他已经预感到燃烧的物体可能是海鹰3行地效器了。因为海岛上除了地效翼飞行器上有这样的东西,树木燃烧不能有这样的气味,更何况刚下过雨,到处都湿漉漉的,根本烧不起来。 俩人从树林里钻出来,果然有股浓烟从海鹰3号的机舱里冒出来,地效翼飞行器的前端明显看到火苗窜起来,前挡风玻璃已经被烧爆裂了,机舱内的火越烧越旺,而且听到了噼里啪啦的燃烧声。 “操他姥姥的,那个混蛋干的。”金剑忍不住骂了起来,很显然对方猜测到了他们会利用飞行器上面的通讯设备,抢在他们前面破坏了。 前面的沼泽地带还被雨水淹没着,俩人快速从旁边的树林边绕过去,等他们靠近地效翼飞行器的时候,驾驶舱内的火已经燃烧的很大了,把整个外壳都烧的变了形,发出嘎嘣嘎嘣的爆裂声。 金剑向周围巡视了一下,因为海鹰3型的周围还有没过膝盖的雨水,把对方的痕迹都掩盖了,想找出线索来也不可能。 不多时,土艮和两个女孩子也赶了过来,看到烧毁的地效翼飞行器,火凤凰气得暴跳如雷,把能想到的骂人语言都骂了个遍,就差把人家的祖坟刨开了。 想与外界联系这条路子是行不通了,金剑把四个人招呼到树林里,表情严肃地看了大家一眼,然后轻声说:“现在可以断定,这座神秘的岛屿上一定还隐藏着人,而且还是咱们的敌人,我们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在对方的监视之下,否则不会抢着咱们的前面把海鹰3号烧毁。” “金剑,你说他们是不是跟抢夺太阳石,杀害镇庚师兄的是同一伙人?”土艮压低声音问。 “我猜测应该是,如果是好人绝不会背地里干这样的事情。” “他姥姥的,一定要把他们找出来,让我抓住了就把他们的头拧下来给镇庚师兄报仇。”木墩瓮声瓮气地说,说话的同时手还不时地比划着,那表情恨不能现在就把人抓过来。 “你们说海魂号会不会也是被他们弄走的?”水玲珑忽然问。 火凤凰抢着回答,“我看有这种可能。” 土艮沉思了一下说:“金剑,你说对方既然有能力把海鹰3型劫持到这里,又把咱们的船弄走了,他们干嘛不现身?一直藏头缩尾的,不会是跟咱们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吧?” “现在这一切都是猜想,我们并没有看到一个人影,也没有发现一点线索,所以发生的事情看起来都扑朔迷离,咱们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尽快找出线索来。” 水玲珑看了一下手表,急忙说:“再有三个钟头天就要黑了,咱们得赶快动手。” 水玲珑的话也提醒了金剑,他对四个伙伴说:“今天搜寻是来不及了,必须先解决个人问题,你们难道没感觉饿吗?” 让金剑这么一说,大家马上都感觉到饥肠辘辘了,这一天精神紧张的什么都忘记了。 金剑看着四个人说:“我和土艮负责去弄吃的,在岛上应该饿不着咱们。你们三个找个晚上睡觉的地方,还有趁飞行器上的火还在燃烧,赶快留下火种。” 五个人马上分头行动,土艮跟着金剑朝海边走,他不解地问金剑,“去海边干什么?难道你想下海摸鱼?” 金剑被土艮的话逗乐了,“人在海里还能比鱼厉害?我刚才注意到那边的岸上有海豹,我们悄悄靠过去,猎杀只海豹应该没问题,弄一只海豹够我们吃几天的。” “嘿嘿,好注意,用火烤海豹肉一定非常香,我现在饿的自己就能吃下一只海豹。”土艮说话的时候舔着嘴唇,好像已经闻到了烤肉的香味。 俩人从另外一个方向穿过森林,还没到岸边,他们就注意到森林里有破损的船只,好像是被风浪冲到岸上来的遇难船只,有几艘还被卡在大树中间。都是些十多米长的小船,俩人好奇从旁边绕过去。 “金剑,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破损的船只?你发现没有,这些船很像是咱们中国的鱼船。” “嗯,的确是咱们中国沿海的渔船,塔楼上还有汉字……” 金剑还没说完,忽然注意到在几棵大树的空隙中夹着一艘船体修长的帆船,船上的桅杆已经折断,不过船身依然完后无损。金剑一眼就认出这是用来参加环球帆船赛的船,因为这种船的造型不同于其他用途的船只,船身扁平吃水线很浅。 金剑感觉很好奇,这里怎么会有这种参赛船?他走过去绕到船头想看看船号。 等走近以后,船头一侧一串模糊的字迹让金剑大吃一惊,上面的英文字母竟然是印第安号。金剑似乎有些不相信,他急忙靠近船体,举起胳膊,用衣袖把粘覆在字母上的污迹擦抹干净。 站在金剑身后土艮轻声读出了船体的字,他瞪大眼睛惊讶地说:“印第安号,金剑,这艘船竟然是印第安号?怎么可能?” 金剑一声不吭地爬上了印第安号甲板,甲板上被刚才的暴雨冲刷的非常干净,除了折断的桅杆船上其它都很好,不过从脱落的油漆能看出来这艘在这里已经很长时间了。 这是怎么回事?金剑也被搞糊涂了,如果这艘船是失踪的印第安号,那么老爸他们发现的那艘船就是假的了。他转身对仍然站在地上的土艮说:“你去把木墩和水玲珑他们都叫来。” “好。“土艮答应一声转身跑开了。 金剑低着头默默地琢磨着,难道是两艘舷号一样的船?如果是普通的船有可能,参加环球帆船赛的船只没有这种可能。 他走到舱口,发现舱盖把舱口封闭的很严实,没有多想就弯腰将舱盖打开,可能是船舱长时间盖着舱盖的原因,一股发霉的潮湿气味从舱里冒出来。 金剑停了一下,下意识地挥舞着胳膊,驱赶着冒出来的霉味,停了一下,随后钻进了船舱里,舱内挂满了凌乱的蛛网。金剑不停地挥舞着手臂把蛛网扯下来,舱内乱七八糟地扔着船员们的衣服,看来还没有来得及收拾,说明船是突然出的事故。全球定位仪、海事卫星通讯器,罗盘等航海仪器都还在,不过看样子已经不能用了。 巡视了一圈后,金剑忽然被舱壁上贴着的一张照片吸引了,他急忙把挡在照片前面的蛛网扯下来,一张清晰的照片清晰暴露在金剑面前。 望着贴在舱壁上的这张照片,金剑顿时愣住了…… 金剑对贴舱壁上的照片太熟悉了,照片上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胖乎乎的脸蛋,一对小眼睛,甜甜的笑容。在金剑的影集中也有一张同样的照片,照片上的孩子就是木墩。 可以确定无疑,这艘船就是木墩的爸爸木翼飞驾驶的那艘神秘失踪的印第安号。 既然印第安号在这里,那么出现的那艘幽灵船又作何解释?老爸又怎么会登上那艘船失踪了呢?一连串的问题搅乱了金剑的思维,他仿佛陷入无底洞中,找不到任何出路。 就在金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几个人在喊他的名字,知道是土艮和水玲珑他们回来了,于是爬出舱口。 只见四个人一字排开站在船头一侧,脸上无一例外都挂着怪异的表情,显然都有点不相信眼前的事实。 金剑对木墩招招手说:“木墩,上来让你看样东西?” 木墩疑惑不解地走到帆船尾部,从后面爬上甲板,他从金剑的脸上似乎看出来这件事情跟老爸有重要关系,木墩的心怦怦直跳,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消息。 金剑朝木墩示意了一下,然后率先钻进船舱里。木墩提心吊胆地跟着金剑一起下到船舱里,见里面什么都没有,心里稍微放松了一些。 金剑指着一侧的舱壁说:“木墩,你看这是什么?” 看到舱壁上自己的照片,木墩愣了片刻,随后猛然扑到舱壁前,双膝跪下来,用手抚摸着照片,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 木墩知道老爸把自己的照片贴在这里,就是为了随时随地地看到自己,木墩能感觉到老爸对自己的那份爱。 土艮、水玲珑和火凤凰此时也都跟着下到舱内,见此情景都明白了,几个人都默默地看着木墩。金剑轻轻地拍了拍木墩的肩膀,然后招呼大家都坐下。 “我看你们也不用找地方了,今晚咱们就睡在这个船舱里吧,虽然有些潮湿和发霉的味道,总比外面强。”金剑轻声说。 木墩小心翼翼地把贴在舱壁上的照片揭下来,用手轻轻地抚摸着,神情好像是老爸留下来的传家之宝。停了一会,木墩抬头看着金剑说:“如果这艘船是跟我爸爸一起失踪的印第安号,金叔叔他们发现的那艘印第安号又是怎么回事?” “我刚才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我也被弄糊涂了,维森特船长他们都看到了印第安号,而且我们在奥古斯也看过录像,怎么会突然出现了两艘一模一样的印第安号。”金剑也迷惑不解地说。 水玲珑忽然说:“这个问题不难解释,现在看来这艘船是木墩的爸爸驾驶的印第安号,那么金叔叔登上去的那艘当然就是假冒的。” “我同意玲珑的意见,对方一定是故意设下了陷阱,目的就是为了绑架金叔叔。”土艮马上说。 “越来越多的谜团集中在这座神秘的岛屿上,看来只要揭开这座海岛的神秘面罩,这些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金剑的话音刚落,火凤凰就指着旁边的海事卫星通讯器问:“这个现在还能用吗?” 金剑摇摇头,“这里太潮湿了,里面的电子元件都被损坏了,根本不能再用。” “肯定不能用,否则早就跟海鹰3号一样烧掉了,还能给咱们留下?”水玲珑说到这里无奈地摇了摇头,“对方就像幽灵一样跟随着咱们,到现在为止咱们还没看到过人家的影子。” 听水玲珑这么说,土艮想了想说:“我们是不是应该重新理顺一下思路,离开青岛的时候我们就是一个目的,寻找失踪的印第安号,然后找到金叔叔他们,现在看来问题越来越复杂,我们应该重新计划一下后面的行动。” “我赞同土艮的意见,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没有料到会出现这么的意外,我有个感觉,咱们好像被牵扯进了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中,而且越陷越深……”火凤凰附和着说。 “会是个什么样的阴谋呢?这个阴谋会跟什么有关系……”水玲珑在喃喃自语。 “太阳石。”金剑和木墩都不约而同地说出了这三个字。 俩人说完,金剑从贴身的口袋里摸出了那块带有太阳石图案的羊皮,而木墩也从脖子上摘下了那块精致的挂牌。 木墩把在海军上将号战舰发现这两件东西的经过对三个伙伴讲了一遍,三个人边听边相互看着这两件东西,心里都充满了好奇。 “太阳石到底是件什么样的神奇宝物?”水玲珑拿着精致的挂件低声问。 “我记得师傅看到太阳石的时候说,太阳石里隐藏着解决地球上气温异常变化的方法。我有个预感,这块羊皮上的文字能帮助人类解开太阳石里隐藏的秘密。” 木墩接着金剑的话又说:“海岛基地里的科学家都在全力以赴地寻找这次气候变暖的原因,我听师兄们议论世界各地有很多地区已经形成了灾难,而且形势越来越严重,如果不能遏止炎热气温,整个地球就会遭受巨大灾难……” 金剑的神情忽然变得严肃起来,他似乎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只见他把羊皮认真地叠成一个长条,然后取下自己的腰带。原来他的腰带里面有个夹层,上面带有拉链,他拉开拉链,将羊皮塞进腰带的夹层中。 把羊皮收拾好后,金剑表情庄重地对四个人说:“我决定放弃寻找老爸了,咱们必须尽快赶回东方神舟去。” 金剑的这个决定让四个人都很吃惊,随即都明白了他的意思。土艮试探着问:“咱们还搜寻这座岛屿吗?” “放弃一切行动,从现在开始想尽办法把这艘船修好,尽快地离开这里。”金剑态度坚决地回答。 两天后,印第安号被五个人重新推回到大海中,除了折断的桅杆其他部位基本没有大问题,他们把断掉的桅杆去掉,仅用剩下的三分二桅杆撑起破旧的船帆。 不过船上的航海仪器都不能用了,全球定位仪和罗盘都坏了。金剑知道只要一直往西去就能到达大陆,他让船往西北方向航行。白天参照太阳来确定方向,到了晚上参照天空中的星座来确定方向,就这样他们在海上飘荡了五六天时间。 连日的航行让五个人都疲惫不堪,金剑盘腿坐在甲板上,用师傅传授的养生术进行调息养神,这是恢复体力和精神最好的方法。 金剑微闭双眼,双手握在一起放在小腹处,意守丹田,让气血沿任督两脉循环。 任督两脉是人体前后的两条主要经脉,因为有口和肛门两处的存在,任督两脉是断开的。练功时要舌顶上腭,下面要提肛,这样即可将断开的任督两脉连接起来,久而久之使气血将任督两脉打通,这是道教最重要的养生术功法之一。 金剑正在凝神定气练功的时候,忽然听到掌舵的水玲珑惊叫起来,“快看前面出现了什么!” 听到惊呼声金剑急忙睁开眼睛,只见百米开外的海面上缓缓升起了黑色的尖顶的东西,如同金字塔的顶部,而且上升的速度非常快,转眼间就露出海面二三十米,这个奇怪的海底金字塔似乎还没有停止的迹象,在一个劲的升高,露出海面的体积也越来越庞大。 在甲板上值班只有金剑和土艮,火凤凰和木墩俩人在船舱里休息,眼看帆船朝小山似的东西撞击过去,金剑回头大喊了一声:“右舵90,赶快收帆……” 喊叫的同时金剑一步窜到桅杆下准备把船帆放下来,土艮也跳过来帮忙。又听到水玲珑焦急的喊起来,“金剑快来,船舵失灵了,不起作用……” 金剑又不顾一切地跑到水玲珑身边,一起用力转动船舵,船舵似乎被什么东西卡住了,竟然转不动,关键时候怎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冷汗顿时顺着金剑的脸庞淌了下来。 船头距离冒出海面的庞然大物不到五十米了,而那个可怕的东西还在往上升,顶部露出水面至少有一百多米了,此时冒出来的这座海底金字塔的中间部位忽然裂开出现了一个大洞,如同一个可怕的怪兽猛然张开的血盆大口,准备吞噬他们的帆船。 这时金剑忽然记起了在奥古斯的那个奇异的航海博物馆里看到的资料,绿龙号上幸存下来的船员回忆说,他们的船就是被从海底冒出来的金字塔吞噬了,当时看到这段描述的时候金剑还不太相信,认为船员是被吓蒙了,现在看来的确是真实的。 正在船舱内休息的木墩和火凤凰听到几个人的惊叫声,慌忙从舱口爬出来,眼睛的景象同时把两个人都惊呆了,大家都手足无措,眼看着自己的船随着海流朝那个阴森森、黑乎乎的大洞冲过去…… 眼看已经回天无力,帆船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拖向深渊,金剑只好大喊了一声,“赶快趴下,拉住安全绳……”他的声音旋即被巨大的轰鸣声盖住了。 每个人的耳朵充满了令人魂飞魄散的海浪冲击声,眼前顿时变得一片漆黑,一股冰冷潮湿的气息把他们笼罩住,五个人来不及多想,紧紧地闭上眼睛,任凭帆船把他们带到恐怖的深渊中……

金剑带着四名少年登上了这座神秘的小岛,岛上被茂密的植物覆盖着,一大半的地方是树林,其他地方则是沼泽和泥潭。 五个人穿过树林,没有看到什么珍禽异兽和奇花异草,满眼望去都是普通的树木和灌木丛。为了抗御台风的冲击,岛上没有高大的树木,枝叶也不浓密,所以穿行在树林中并不困难。 金剑的想法是先从中间穿越岛屿,对岛上的情况大概有所了解,然后沿着岸边转圈查看岛上的情况。 五个人刚从树林里出来,前面是一处沼泽地带,一架小型的地效翼飞行器赫然出现对面的灌木丛里,飞行器的尾部已经折断,看样子是架出事故的飞行器。 他们五个人对这种地效翼飞行器非常熟悉,设在海岛上东方神舟用的主要交通工具就地效翼飞行器,往来海岛和大陆非常方便,他们去悟乾道长那里都是乘坐这种小型的飞行器。 本来就对这座神秘的海岛充满戒心,猛然发现了飞行器后,五个人不约而同地蹲下身体,把自己隐藏在茂盛的草丛后面,观察前面的动静。 看来一会后,水玲珑低声说:“你们有没有感觉这架飞行器很眼熟?” “的确很像咱们去海岛乘坐的那种海鹰3型,外形和颜色都一样。”火凤凰马上回答。 土艮立刻反对说:“不可能,这里距我们的海岛离基地有一万多海里,海鹰3型飞行器根航行不到这里来。” “别争了,过去查看一下就知道了。” 水玲珑说话的同时侧脸望了金剑一眼,等他发话。金剑一直没有说话,因为在他的心里本能的感觉到这架地效翼飞行器与他们有联系。他也在怀疑这种做短途使用的飞行器怎么可能来到这里? 地效翼飞行器在高速行进时紧贴水面,飞行高度通常只有几米,是介于飞机和快艇之间的一种交通运输工具,一般不用于长途。 “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这座海岛有很多地方都值得怀疑,咱们从旁边的树林绕过去,大家一定要注意周围的动静。” 说着话金剑示意再退回到树林里,五个人静悄悄地从树林绕过去,等靠近地效飞行器后,机身前方的海鹰两个汉字清晰可辨,果然是属于黄海基地的地效翼飞行器。 此时金剑的心里忽然明白了,他低声问木墩,“镇庚师兄他们离开基地时是不是用海鹰3型?” “不错,他们失踪后我听其他师兄讲就是乘坐的海鹰3型。”木墩肯定地回答。 海鹰3型的航行距离最大只有五百海里,神秘失踪后竟然出现在一万海里之外的岛屿上,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金剑巡视了一圈后发现周围没有可疑之处,于是快步朝趴在树丛里的地效翼飞行器走过去。 飞行器的舱门四敞大开着,里面空无一人,金剑在心里算了一下,飞行器失踪的时候他们还没有离开青岛,到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肯定不会有人在了。 “大家分散开在四周仔细的搜寻一遍,看看有什么线索。”金剑回头对土艮他们说,然后他爬进机舱里。 机舱内锈迹斑驳,不过看不出有打斗过的痕迹,座椅什么的都完好无损,前面的驾驶室内的仪表和操纵杆也没有损坏,这架地效翼飞行器好像是降落在这里似的。 金剑还没不出个头绪来,忽然听到树林里传来火凤凰的呼叫,“你们快来我这边……”声音里透露着焦急和恐惧,金剑急忙从机舱里跳下来,朝树林里跑过去。 这时木墩和土艮他们也都闻声赶过来,只见火凤凰站在一棵树下,双手抱在胸前,神情非常紧张,见金剑他们都围拢过来,用手指了指前面的草丛说:“那里趴着一个人,好像已经死了好久了。” 大家顺着火凤凰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几米外的草丛中趴着一个人,不过只能看到下半身,上半身被茂密的杂草掩盖着。 虽然只是看到下半身,但是圆口的布鞋和白色的长筒布袜却让金剑心里猛吃了一惊,这是道士的标志穿着,师傅身边的那些师兄都是穿这样的服装,从海鹰飞行器的情况看,这个遇难的一定是失踪的师兄。 金剑急忙走过去,用手拨开杂草,顿时一股恶臭扑鼻而来,显然尸体已经高度腐烂。金剑向后挥了挥手,示意其他人不要过来,他屏住呼吸,弯腰查看了一下。 死者的姿势好像是在奔跑的过程中仆倒在地,面部的皮肤和肌肉已经脱落,露出白森森的骨头,上面有许多蛆蛹在上面蠕动,情景既恐怖又让人恶心。 从面部已经认不出是谁,他的双手十指抠在松软的泥土中,显然是死前在痛苦地挣扎。金剑注意到他背后的衣服有几个洞,很像是被子弹击中后留下的,看情景这个师兄是在奔跑的过程中,被后面的人开枪打死的。 金剑不忍再看下去,退后几步来到火凤凰他们四个人的身边,表情凝重地说:“人是被枪打死的,尸体已经腐烂,认不出是谁,不过从穿着打扮看肯定是失踪的某个师兄。咱们再分头在周围查看一下,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人。” 金剑的话音刚落,天空中猛然划过一道闪电,紧接着就响起一声巨雷,仿佛要将海岛劈开。 刚才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死者身上,没有发觉南面的海面上涌过来一团乌云,转眼间海岛上空就阴云密布,伴随着电闪雷鸣一起向岛上压下来。 五个人没想到海上的风浪会来得这么快,没等他们有所反应,铜钱大的雨点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金剑一看形势不好,急忙招呼大家朝树丛中的飞行器那边跑,先到机舱里躲避一下。 等五个人爬进机舱里,全身的衣服已经湿透,再看外面黑压压的乌云把整座岛屿笼罩起来,前面的树林都变得模糊不清,海浪的轰鸣声越过树林很清晰的传过来,虽然看不到,但是他们能够想象出海面上是什么样的情景。 “不知道维森特船长他们怎么样了?”水玲珑担心地说。 没有人回答她,几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他们还是第一次在海上见到这么大的暴雨,没有任何预兆,转眼间就来到下来了。头顶上的乌云仿佛要将小岛压入海中,一道道闪电劈下来,伴随震耳欲聋的巨响,如同世界末日的降临,让人胆颤心惊。 雨水哗哗地从上面流下来,不像是在下雨,如同天河被撕开了一道口子,如注大水从天上淌下来,雨水很快就没过了沼泽地里的杂草,好像把大海也灌满了一样。 木墩打破了寂寞,担心地说:“在黄海基地的时候,师兄们就常议论,他们听基地里的科学家们说,今年世界各地都出现了异常气候变化,很可能会出现许多神话里都描述的大洪水,现在看来很有可能是真的,这么大的雨如果下两天地球上保证就有大洪水了……” 火凤凰轻轻捅了木墩一拳,笑着说:“你少在这里危言耸听了,咱们那里干得都冒烟了,那里还有大洪水?” 金剑回过头来,表情严肃地说:“木墩在不是危言耸听,我也听道长说过,大洪水不仅仅是由雨水形成的,关键是炎热的气温把世界各地的冰川溶化而形成洪水。因为喜马拉雅山脉上的巨大冰川溶化,青藏高原的许多地区都遭遇了洪水。师傅说我找到的那块太阳石有可能会帮助人类找到解决灾难的办法,没有想到竟然神秘失踪了,弄得几个师兄还搭上性命……” “金剑,这架地效飞行器是不是去你家取太阳石的?”水玲珑好像才明白其中的缘由。 “不错,镇庚师兄带着另外两个师兄一起去的我家,离开后就神秘失踪了,想不到会出现在这里,真是不可思议。” 土艮碰了碰金剑的胳膊说:“在船上你不是说这座小岛会自己移动吗,这座岛屿会不会是从黄海漂到这里来的?” 金剑立刻摆摆手,否定了土艮的看法,“绝对不可能,从黄海到这里有上万海里,世界上最快的轮船也要一个月时间才能到达……” 没等金剑说完火凤凰就抢着问:“那你说海鹰3型是怎么到这里来的?总不会是通过时光隧道过来的吧?” 金剑苦笑了一下,“如果我能解开这个谜团咱们就不用在岛上寻找线索了。” “金剑,你刚才看到那个师兄是被人用枪打死的,这说明抢走太阳石的坏人还有可能隐藏在这座岛上。” 水玲珑的话让大家都一怔,她说的不无道理,金剑点点头若有所思地说:“这座诡秘的岛屿上肯定是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太阳石被抢与这座小岛一定是有某种联系了,另外我怀疑老爸的失踪和印第安号的再次出现也跟这座岛屿有关。我想先把岛屿上面仔细地搜查一遍,如果没有发现,就潜入海里看看它下面藏着什么玄机。船上有维森特叔叔的一套潜水装备,刚好可以派上用场。” “去金剑家拿太阳石的是三位师兄,照现在的情况看他们很可能都被害了,哎,师傅一定还不知道这个消息。”从木墩的语气中能听得出他心情很沉重,因为他一直跟着悟乾道长身边,跟这些师兄的感情都很深。 “你们说会是什么人杀害了师兄他们?”水玲珑轻声地问。 “肯定是坏人了。”土艮闷声闷气地说,老实人说的话有时一句能把人堵死。 水玲珑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顶了一句,“屁话,不是坏人还能是你!” “你们别吵了,虽然现在还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些人对我和咱们的黄海基地非常熟悉,甚至是掌握着我的一举一动……”金剑用肯定的语气说。 金剑的话让大家都感到有些紧张,水玲珑和火凤凰情不自禁通过窗口向外张望了一下。 “金剑,你是不是故意制造紧张气氛,照你这么说我们在这里的一举一动也在别人的监视下了。” 水玲珑的话音刚落,金剑就接着说:“我绝对不是故意制造紧张气氛,你们想我从地下室的秘道中发现太阳石前后不过几个小时,它就被抢了。而且只有师傅知道我找到了太阳石,所以我怀疑有人监听了我和师傅的视频通话。另外我在死亡之海的时候也隐约感觉到有人在暗中监视着咱们,不信你们问木墩……” 机舱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水玲珑、火凤凰和土艮都看着木墩,大家好像忘记了外面还下着瓢泼大雨。 木墩轻轻地点了一下头,脸上流露出神秘的表情,“我跟金剑去海军上将号放火的时候,你们不是都感觉我们去了好长时间吗,其实我们俩是在船上找人……” “找人!你们在找什么人?”水玲珑和火凤凰不约而同地流露出惊讶的表情,两百年前的古船还有活人,听起来真的让人匪夷所思。 木墩接着说:“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因为我们自始至终没有看到人影,只是感觉到好像有人。另外船上的大火也不是我们俩点燃的,我跟金剑在甲板的时候,忽然发现船舱燃起了大火,我们俩就匆忙跳到海里游了回来。” “太不可思议了,那你们俩回来后怎么没有讲这件事情?”火凤凰不解地问。 金剑接着说:“是我不让木墩讲的,我担心船上的其他人听了后会胡思乱想,所以才没讲。现在不谈论这个了,咱们先回船上去看看,刚才的风浪太猛了。” 原来在大家说话的时候,大雨已经停了,因为在紧张地听木墩说话没有注意到。 金剑抢先从机舱里跳下来,地面上的水没过了他的小腿,这里与沼泽地带距离很近,地势低洼,大雨把这里变成了一片汪洋。 五个人趟水来到树林里,等他们穿过树林来到帆船搁浅的地方一看,顿时都傻眼了,这里空无一物,已经看不到帆船的任何踪迹了……

金剑和维森特船长他们九个人从死亡之海逃脱出来后,驾驶海魂号帆船开始向南航行,在浩瀚的大西洋上又连续航行了十多天。 在航行过程中他们陆续发现了几座荒无人烟的岛屿,大家都登上岛屿进行了搜寻,结果毫无发现。 再过两天他们就又将驶回到金剑的老爸失踪的海域了,夜里刚好轮到金剑、巴克、水玲珑和土艮四个人值班。 水玲珑负责掌舵,巴克是导航员,土艮是前帆手。此刻海面上风平浪静,没有多少事情,土艮同金剑坐在船头闲聊。 经过在死亡之海十多天的考验后,大家的心态都变得成熟了起来,到现在五个少年在海上经历了一月的航行,航海技术都掌握的很全面了,每个人都能独挡一面了。 土艮习惯性地看着前面的大海,夜空下的海面混沌一团,如果不借助仪器根本无法分辨方向,仿佛被笼罩在一个球体中,无意中土艮看到前方有团黑影,他本能地感觉到有危险。 “注意,正前方有一个岛。”土艮急忙惊呼起来。 金剑因为面向一侧坐着,所以没有注意到,听到土艮的惊叫急忙侧脸朝前面望去,前面的海面上果然出现了一大片黑乎乎的影子,距离他们的船只有几十米了。 导航员巴克听到土艮的惊叫心里感到很奇怪,每隔几分钟他就会观察一下定位仪、罗盘和航海图,在他们航行的前面根本没有岛屿,他急忙举起望远镜观察前面的海面,他清楚地看到了一个小岛。 难道是刚从海底冒出来的火山岛?可是明明看到岛上有婆娑的树影,巴克来不及多想,急忙命令水玲珑右转舵90度,同时让金剑赶紧收帆。 在几个人紧张的操纵下,海魂号擦着小岛的一侧快速驶了过去,岛上的大树的枝叶仿佛触手可及,四个人都惊出了一头冷汗,心里暗说好险。 他们都瞪大眼睛惊奇地望着船舷右侧的海岛,在朦胧的夜色中小岛上摇曳的树枝,如同梦幻一般,眼看着小岛消失在船后。 等四个人转身看前方的时候,猛然发现在船头的左前方又出现了一个黑影,四个人惊愕地望着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黑色幕布般的阴影,顿时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突然一声巨响,船身猛烈地摇晃起来,随即船体的肋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桅杆和缆绳相互扭结在一起,发出阵阵的断裂声。紧接着只听哗啦的一声,一棵碗口粗的大树歪倒在船头上,而高高的桅杆也插在了另外一棵树的茂密的枝叶间,把树叶摇动的簌簌作响。 甲板上落满了折断的枝叶和泥土,树脂的气味和海风混杂在一起,使四个人感觉到似乎是大海上突然冒出了一片森林,而他们的船去驶入了森林中。 船头猛然间翘了起来,然后一动不动了,四个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变得目瞪口呆了。帆船很显然是搁浅了,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船会在大西洋上突然间搁浅了。 正在船舱里休息的五个人也已经被惊醒,相继爬出船舱查看发生了什么意外,眼前的情景让大家都惊呆了。 维森特船长一脸惊愕的表情,似乎还不相信这个事实,连声问:“怎么回事?怎么会撞到海岛?” “船……船长……海图上显示……这……这里根本没有岛屿……可……我也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巴克吞吞吐吐地不知道该怎么样解释,他是导航员,出现这样的事情他负有责任。 维森特船长拿着手电查看着海图,随后又检查了船上的定位仪和罗盘一切都显示正常。 妈的,真是活见鬼了,维森特低声骂了一句。实话说他也很纳闷,海图清楚的标明这一带海域没有任何岛屿,看来事情也不能完全责怪巴克,他回头对巴克说:“你到船舱里仔细地查阅一下《航海须知》,看看这一带是否有暗礁、火山岛之类的东西。” 维森特说完,站在甲板上朝四周环视了一圈,不远处的另外一座小岛在夜色的映衬下依稀可见。 金剑靠近维森特身边,他作为值班船长出了这样的事情也有责任,金剑指着另外一座小岛说:“土艮在几十米外首先发现了那座小岛,随后我们紧急避让,没想到刚躲过那座小岛,忽然间撞到了这座岛上,我感觉这两座小岛好像在动,真是怪怪的……” “是够奇怪的,巴克做了多年导航员了,怎么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 维森特的话音刚落,巴克捧着厚厚的《航海须知》从舱口爬出来,嘴里嘟囔着说:“真是活见鬼了,船长,航海须知也标明周围250海里以内没有任何暗礁、岛屿,海水深度都在一千公尺以上,怎么会突然冒出两座小岛?” 海上的奇闻异事太多了,维森特也无法解释,只好对大家说:“现在无法检查船体的受损程度,周围的情况也不明,大家都不要乱动,更不要随便下船,等天亮以后再说。” 维森特说完返回船舱去查看海事卫星通讯器是否能用,这一次同死亡之海的情况不同,船上所有的航海仪器都完好无损,卫星电话也能用,这让维森特放心不少,如果船不能航行了至少他们能呼救。 大家都没有心思去睡觉,围拢在十平方米的甲板悄声议论着,这次航行真是多灾多难,在死亡之海里困了那么长时间,现在又撞到这座神秘的海岛上,命运似乎总是在同他们开玩笑。 水玲珑和火凤凰两个女孩子好像从来不知道忧愁,嘻嘻哈哈聊个不停,在海上航行了快一个月了,忽然看到树林让她们惊喜不已,俩人攀着压在船头上的树,像是得到了喜爱的玩具一样开心。 不知不觉中天空开始明亮,夜色如同舞台上的大幕缓缓退去,水玲珑第一个惊叫起来,“你们快看,小岛怎么只剩下一座了?” 大家急忙从甲板上站起来,向船尾方向望去,晚上的时候另外一座小岛明明就在那里,现在变成了一望无际的海面,小岛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火凤凰骑在船头的那棵树上,她看得方向跟大家刚好相反,就在大家都感到匪夷所思的时候,火凤凰忽然指着另外一侧大声说:“谁说小岛没有了,那不是在那里吗?” 大家又朝火凤凰指的方向望去,果然有座小岛,几个人都被搞糊涂了,难道到被撞的晕头转向分不清方位了? 巴克急忙去看了一下船上的罗盘,然后大声说:“不对,那个小岛不是原来那座,我们第一个见到的小岛绝不在这个方位。” 维森特船长听到几个的说话从船舱里爬出来,担心地问大家,“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有了一个小岛,从另外一个方位又多出来了一座,真是不可思议。”巴克摇着头说。 金剑盯着新发现的小岛看了一会儿,忽然用肯定的口吻说:“不,那座小岛就是昨天晚上我们看到的第一座岛屿,它在绕着我们这座小岛转动。” “啊,小岛在转动?”大家都情不自禁地发出惊呼,都对金剑的判断感到吃惊。 金剑回头对巴克说:“巴克叔叔,请你测定一下我们现在的位置,如果我猜测的不错,跟昨晚搁浅时一定不再同一个坐标上。” “你是说这座海岛在移动?”维森特船长惊讶地问。 金剑点点头,“极有可能。” “金剑说的没错,我们所在的位置同昨天晚上至少相距十多海里。”巴克大叫着说,他的脸上流露着怪异的表情,似乎不相信眼前这个事实。 “难道是传说中的幽灵岛?”维森特船长用低沉的声音说。 大家都被船长的话吓住了,忽然感觉岛上的树林阴森森的。此时天刚亮不久,岛上的树林中还弥漫着薄雾,整个小岛云雾缭绕,增添了许多神秘气氛。 童建轻声问维森特,“船长,什么是幽灵岛?” “以前在海上航行的船只,也有遇到移动的海岛,大家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所以叫它幽灵岛,据说登上幽灵岛的人都神秘失踪了,没有一个再回来过……” 维森特的话让大家感到了周围的恐怖气氛,李鑫似乎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他急忙对维森特说:“船长,我们赶快把船拖出去离开这里吧。” 金剑的心里一动,他忽然意识到这座神秘的岛屿很可能与老爸的失踪有关系,他想起奥古斯那位老船长的话,任何传说都是有一定的事实来源,幽灵岛的故事也不会凭空产生,所以绝不能放过眼前的机会,他要仔细的搜寻这个被迷雾笼罩着的岛屿。 “维森特叔叔,我要搜寻这个海岛。”金剑望着维森特船长说。 金剑的话把李鑫、巴克几个人吓了一跳,这种诡秘的岛屿正常人想躲避还担心来不及,他竟然想上岛去搜查,真是胆大包天。 木墩知道金剑想做什么,他知道只要找到金剑的爸爸也就能找自己的父亲,于是毫不犹豫地说:“我跟金剑一起去。” 土艮、水玲珑和火凤凰一听,马上要求一起去,他们都感觉到岛上弥漫着神秘的气氛,所以不放心让金剑和木墩俩人去。 维森特见此情景只好点头同意,他理解金剑寻找父亲的决心,不让他上岛搜寻肯定不答应,他们五个人在一起会安全些,于是叮嘱他们,“你们一定要在一起,千万不要分开,遇到危险就呼叫,小岛不大,我们肯定能听到。” “知道了。” 五个少年急忙去船舱拿衣服,穿鞋子,而维森特船长则招呼巴克、李鑫他们三个人准备修理受损的船只。

本文由2019最新彩票app大全发布于十大信誉彩票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八章 遇险神秘岛(1) 太阳石密码 信周

关键词:

最火资讯